0234_a2080

人性本贱!

越是控制自己不看,眼睛偏偏自动的往神秘的缝隙里瞄,根本无法控制。

钱龙觉得自己已经无耻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好奇心就那么重吗?这么黑的天,缝隙那么小,就算靠近了都看不到里边的风景,何况距离这么远,眼睛老往哪里瞅什么?

不过,依稀还是可以看到一些让他血脉喷张的东西的,很诱人,吸引他的视线一窥貌。

钱龙的脸红了,呼吸急促起来……

“钱龙,怎么流鼻血了?”江月一直捂着脸不敢看钱龙,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从手指缝偷瞄钱龙,却发现钱龙的鼻孔里哗啦啦的流血,顿时坐起身来,担忧的问道。

“啊?”钱龙一愣,随手摸了一把,我靠,怎么流血了?呃……这也难怪,看那么美轮美奂的地方,不流鼻血才怪呢。可这事不能让江月知道,干笑道:“呵呵……那个……天气太干燥了,呵呵呵……上火!”

“呀,那怎么办呀,我没带手纸……”江月慌神了。

“没事没事,那个……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去生死门洗洗……”钱龙站起身来落荒而逃,体内浴火已经燃烧,再这样下去,恐怕得出事。

江月呆萌的看着逃跑的钱龙,脸上写满了问号,突然,跑出十几米的钱龙突然停了下来,转头道:“那个……以后跑步……还是穿条内小裤吧,步子大了容易……是吧……我先走了!”

说罢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呃!

简约清新牛仔裤女生午后淋雨图片

江月呆呆的杵在那,片刻后,俏脸突然红如血,她终于明白钱龙为什么流鼻血了,原来……哎呀羞死人了……慌乱的从操场后门往宿舍跑,今天原本因为跑步,所以没穿……没想到,被钱龙看到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江月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与钱龙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是在火车上的厕所里,她上完厕所刚起来,还没等提裤子呢,钱龙就冲了进来,然后……

接连两次被钱龙窥探隐私,江月心乱如麻。她只想安静的看着钱龙,默默的爱着,并不奢望成为钱龙的谁,也不敢这么想,因为钱龙是江梓晴的男朋友。

她说什么也不能跟江梓晴抢男朋友的……

“小月月,回来啦!”江月满脑子胡思乱想,低着头走到女生宿舍大门口旁边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窜了出来,把江月吓了一跳。

“呀!”江月吓得惊叫一声,本能的倒退三步,因为腿依旧酸软酥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的嘴一咧。抬头一看,当看到吓自己的人时,江月噌的就恼了,爬起来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吆喝。

“秦展鹏有病呀,大晚上的有家不回,老是藏在这吓唬我干嘛?”

“哎呀呀,不愧是我的女神,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来来来,我看看屁股磕疼了没有!”秦展鹏花痴的看着江月,咋咋呼呼的要去看江月的屁股。

“个讨厌的大坏蛋!”江月嗖的踢了秦展鹏的小腿一脚,又倒退好几步,气的一跺脚,道:“秦展鹏够了,我都说好多遍不喜欢了,老是纠缠我干什么?”

“喜不喜欢我是的事,我爱不爱是我的事,管天管地还能管得着我爱吗?”秦展鹏一脸欠揍道。

“……”江月气的一跺脚,绕过秦展鹏就往寝室大门跑,路过秦展鹏的时候,却被秦展鹏抓住了胳膊,这可吓了她一条,慌乱的拍打秦展鹏的手。“个大坏蛋放开我,放开我……”

秦展鹏赶紧松开江月的胳膊,猥琐的把手心放在鼻子下边闻了闻,顿时满心满肺都是江月的味道。道:“小月月,我今天来找,是想邀请去参加明天邱少游举办的游艇派对的。”

“我不去!”江月想都没想就拒绝,气嘟嘟的九州。

“明天钱龙也去!”秦展鹏笑眯眯道。

呃!

江月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问:“真的?”

“当然了,我知道只要他去就会去,而只要去,他也会去!”秦展鹏自信满满道。

江月没听出秦展鹏话里的意思,不过既然钱龙去,反正她明天也没课,去玩玩也行,就当是跟钱龙约会了。道:“那个……派对几点开始?”

“明天上午十一点我来接!”秦展鹏笑了。

“那……那好吧!”江月同意了,其实她想和钱龙一起去,可他们两个一起的话,万一被人看到,又要在学校里掀起风浪了。

看着江月欢快的背影,秦展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气的龇牙咧嘴。江月,果然喜欢钱龙。不过……

“嘿嘿,邱少游的派对,钱龙怎么可能会去呢!”秦展鹏奸笑起来,钱龙不去,明天他就可以做江月的护花使者了,游艇派对啊,真想看看江月穿比基尼是什么样子。

钱龙回到生死门,洗干净鼻血,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等待有学生打来电话要上门服务,然而,一直到十点多,愣是没有一个电话打来。而且,鲁易发那个狗崽子也没回来。

眼看晚修课马上就要下课了,钱龙关掉生死门,来到江梓晴上课的教学楼,打算藏在江梓晴的宝马车里再给江梓晴个惊喜,却没找到江梓晴的车。

车呢?

钱龙脸色微变,连忙给江梓晴打电话,关机。

又给彭灵儿打电话,接通了,“陈世美,我和晴姐在家喝酒呢,快回来呀!”

“我马上回去!”挂断电话,钱龙皱起眉头,江梓晴怎么没上晚修课跑回家喝酒了?

荷塘月色,江树森的别墅里。

“灵儿,干!”江梓晴醉醺醺的拿着一整瓶白兰地,聚起来就往嘴里灌。

“干就干,谁怕谁啊!”彭灵儿眼睛很贼,她看出了江梓晴今天心情不好,于是决定干脆把江梓晴灌醉,说不定喝醉了之后的晴姐,会在客厅和陈世美嘿嘿嘿呢,到时候她就可以坐在旁边观战了。

“灵……灵儿,我……我要和钱龙分手……手。”江梓晴哐当放下瓶子,断断续续的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