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3_a2082

   ♂? ,

   这是一个很焦灼的问题,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了一分力量,所以萧晓是不得不前去的。

   等到萧晓洗完澡出来以后莫煊才算是屈服了,瞪了萧晓一眼便去睡觉了,弄得萧晓一头蒙圈啊,天知道在自己洗澡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变成了众矢之的。

   日子还在继续着,如果不是莫煊忽然要生了,只怕萧晓的宅男计划还在进行,根本都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小煊,忍住啊。”萧晓亲自开着车,尽量在开的快的同时还不那么颠簸,苏嫣然等人则是在后面安慰着莫煊。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忽然就要生了,按照剧本来说应该还有那么一两个月啊,不过萧晓也没有办法,只有冲出来呗。

   都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这些天在苏嫣然购买的强效化妆品的滋润下,萧晓的皮肤也好了不少,虽说没有当初小白脸状态白洁,但是也是纯粹的黄种人了,能够一眼认出来他是谁了。

   很快,车子停在了医院里面,萧晓下车抱着莫煊就朝着里面跑着,按照萧晓的实力,把莫煊抱在怀里肯定不会颠簸的,而萧晓顷刻间便来到了急诊室的门口。

   “医生,她快生了!”萧晓激动的朝着值班医生吼着。

   “去排号。”值班医生却淡淡的看了一眼萧晓,然后不缓不慢的说道。

   萧晓当场这个郁闷啊,冷冷的看着他,人命关天的大事,就这样轻飘飘的说出来了,虽说排号是规矩,可是任何事情都要排号,那急症室还用来做什么呢?

   况且萧晓的感觉莫煊的羊水都破了啊,这个丫头现在身滚烫都已经快陷入昏迷当中,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广州女孩吴欣芳淘宝美图集

   后面的苏嫣然等人追了过来,萧晓朝着她们递了一个等一会儿的眼神便朝着急诊室的医生走了过去、

   “砰!”一脚踹在这个办公桌上,桌子上的文件散落一地,萧晓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这个坐在办公椅上目瞪口呆的医生“快给我办!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拿陪葬。”

   不就是暴露自己的身份呗,萧晓并不介意,如果莫煊有什么三长两短,萧晓不介意拿这个世界陪葬的。

   在萧晓冷峻的眼神之下,这个医生呆若木鸡,只感觉自己调入了冰窖,无法动弹,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折断似得。

   “恩恩!”等萧晓将气势收回那么一些后,医生才小鸡啄米似得点着头。

   随后,几个护士推着病床过来了,萧晓亲自将莫煊放了上去后才紧跟着停在了手术室外面。

   “老公,没事的。”苏嫣然等人坐在萧晓的旁边安慰着。

   “肯定会没事的。”萧晓尽量咧着嘴笑着。

   他只有笑着,除了这样什么法子也没有,曾经萧晓看电视都觉得没什么,可是真的落在了自己脑袋上才知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里面是自己妻子,还有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自问是顶天立地的男人,萧晓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连一根头发丝断了都会害怕很久。

   虽说萧晓只是闹了一下急诊室,并没有把事情弄大,可是萧晓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毕竟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够抱着莫煊,还让苏嫣然于凤她们跟在生后了,能让这么多优秀的女人倾心的只有萧晓罢了。

   各方云动啊,萧晓还活着的萧晓在京城飞扬着,更多人却是幸灾乐祸。

   对萧鹏的幸灾乐祸,萧晓明明回来了却继续装死,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在宣示着自己的不满啊,因为人家萧晓现在不想出任务了,所以讨厌那个让他一直出任务的人呗。

   众多人都乐意看着萧家搞分裂,到时候就是他们往上爬的机会。

   因为夏静实在是太远了,虽说她在京城探子把消息传回去的第一时间就带着夏家人朝着京城赶着,但是肯定也是赶不上莫煊生孩子了。

   过来的只有张琪和她的丈夫罗达厚,以及萧甜甜姐妹和江颖这个小跟班了呗。

   “嫂子,我哥怎么了?”张琪不解的询问着,从过来到现在萧晓都一直这样低着头,把头埋在膝盖之间,好像还在絮絮叨叨什么呢,因为隔得比较远,张琪也没好意思去偷听萧晓在说什么。

   “他在祈祷啊。”苏嫣然轻笑道,萧晓可不就是在祈祷嘛,什么上帝保佑,观音菩萨保佑,各种奇奇怪怪的话冒血出来。

   张琪几个丫头嘴巴长得大大的,见苏嫣然她们脸上的淡定和无奈后又深深的看了萧晓一眼满是心疼。

   不愧是自家的大哥啊,差点挂了回来屁事没有,现在还不给她们询问和安慰的机会,一颗心都放在妻儿身上,明明就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被逼的这样,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在乎莫煊啊。

   张琪不由的看了看罗达厚,后者急忙紧紧地拽着他的手证明自己的忠心,这才让张琪放心了几分。

   时间还在继续,生孩子本就是一件难受的事情,母亲身体的疼痛和外面的人精神上的折磨。

   从最初得知莫煊怀孕的开心汇聚到这一刻的忧伤,萧晓真的焦灼啊,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崩断了似得,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与其受到这种折磨,萧晓宁愿自己去来几场生死大战。

   “叮咚。”

   忽然,手术室的灯闪了闪,吓了萧晓一天,就在萧晓心刚刚落下的时候,里面急匆匆的跑出来一个医生。

   “谁是病人家属?”

   “咯噔。”

   众人的心齐齐一跳,纷纷看着萧晓,萧晓也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什么来,上前一步应道“我。”

   一般情况下,一说这句话就是有大危险啊,众人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不就是一个生孩子吗!剖腹产顺产都可以啊,只要人平安就好。

   可是现在萧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静静的等待着这个医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