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_a2069

大街制,自南以至于北谓之经,自东至西谓之纬。大街二十四步阔,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街通。

京城四合院普遍不算太大,一个院子四面都建有房屋,四合房屋,中心为院,这就是四合院。

总体来说是一户一宅,一宅有几个院,不过此处毕竟是天子脚下,加上历史悠久,总能让人感受到一丝古韵。

并不是说一定是一户一宅,大户人家可建前后两组合院,阔气的可以建设三个或四个合院,亦为前后相连。

天朝王家历史传承悠久,自然可以称作大户人家,历史可追溯至唐朝。

说实话,王浩也不清楚天朝王家究竟自上属于哪一支,王姓占天朝总人口的7.1%,可以说是天朝第一大姓,分支实在太多了。

不过可以知道的一点是源出姬姓,秦末汉初时发展成琅琊王氏和太原王氏的两大王姓望族,这两大家族就不必多介绍了。

王浩只知道自己家族是在唐朝彻底发迹起来的,简称京城王氏,随后辉煌一直延续至今,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虽然不知道自己家族在唐朝以前究竟系属于哪一分支,但这并不重要。

东汉末年,被誉为“天下仲姓”的四世三公袁氏家族,还不是在三国前期就覆灭了?

活到最后就是胜利,就如同三国时期的司马家族一样,司马家族跟袁氏家族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袁氏家族巅峰的时候在朝野上可谓是呼风唤雨,与之相比司马家族就暗淡了许多,不过最后司马家族却得了天下。

心中感叹了一番后,王浩伸手轻轻敲了敲眼前这座大四合院的门。

糖果色少女身材清瘦粉红色卫衣电玩城写真

片刻之后,一位面色慈祥的老年人开了门,老人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王浩,仔细端详了片刻后才微笑说道:“少爷,欢迎回来。”

老人满脸笑容,穿的是一身传统的布衣,看上去慈祥可亲,平凡无常,同样也有一个很平常的名字,王庆。

这位是从小就看着王仁道长大的老管家,是被王老爷子亲手提拔上来的心腹,据说小时候王仁道和叶秋山也没少挨过这个老管家的板子。

随着王仁道回天朝接管王氏家族的大局后,王庆也成为了王仁道的头号心腹,开始接手家族内部管理和许多生意上的事情,可以说是京城王氏的大总管。

虽然脸上经常挂着微笑,但熟悉王庆的人都知道这完全是假象,于是便给王庆取了一个“笑面藏刀”的绰号。

盛世王朝集团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大总管王庆当着人笑得越慈祥,捅刀子的时候就会有多狠,简直就是“笑里藏刀”的典型代表。

王氏家族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年轻一辈,每次看到这个大总管笑起来的时候心就忍不住打颤。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这把宝刀始终未老,不只是对内部人心狠手辣,对外不知道为盛世王朝集团的发展兵不见血的除掉了多少敌人。

然而今天这位大总管却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王浩微笑着向老人说道:“庆爷,好久不见,我爸他应该还在书房吧。”

“是啊,一转眼少爷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懂事了不少。”

王庆闻言一阵恍惚,似乎想起了曾经许多的事情,有欣慰也有感慨。

能听到王浩对王仁道的称呼,王庆就知道对方已经成熟了,要知道他当初可是亲眼见证了这对父子是如何冷战的。

他曾经也劝解过王浩,可对方当时表面虽然点头附和,但是内心却根本不屑一顾,固执到了极点,对此王庆也是毫无办法。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了真相,但是面前总会有一道遮挡住视线的坎,让人难以迈过去。

只有真正成熟以后,才会放弃逃避,直视前方并面对。

“少爷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书房,老爷就在那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王庆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便向前走去,王浩紧随其后,穿过充满诗意的庭院和朴素的走廊。

四合院内的布置古气十足,走了一阵后,终于停了下来。

书房外灯光微亮,透过窗户照了出来平添了三分月色,楠木制的门窗上雕刻着精致的图画,别出心裁。

大总管王庆看了一眼王浩后就退了下去,尽量留给这对父子一些私人时间。

见状,王浩苦笑了一阵,随即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前,伸出手指轻轻敲击木门。

“请进。”

片刻过后,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书房内传出。

王浩推门而入,首先入眼便见到了一位两鬓微白,正在挥笔的中年男子,看上去英气十足又不失儒雅,正是他的父亲王仁道。

风目剑眉,英姿飒爽,颜值是真的没话说,看上去和王浩有忍四、五分相似,完全就是玉树临风的中年男神模板。

“回来了啊,要喝什么茶吗?”

王仁道放下了手中狼毫,及其平淡的打了一声招呼,转身开始静心泡茶。

“嗯,回来了,随便一杯茶就行了。”

王浩同样很平常的回复了一声,说着又向前走了两步,将手中提的袋子放到了书桌旁,开口继续说道:“带了点礼物回来,自己最近没事瞎写了本书,看看合不合你心意。”

“先坐着吧,等我泡完茶再看。”

王仁道一边泡茶一边说道,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视线全放在了茶具上,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王浩也不客气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没过多久王仁道便泡好了茶,王浩亲手端了过来分别放好。

茶香四溢,四下无语。

父子二人分别忙着各自的事情。

这回轮到王浩坐在椅子上静心品茶,而王仁道则是打开了口袋中的书本,封面上用楷书写着《三国演义》四个字,让他稍稍提起了兴趣,翻开了第一页,随即动容。

并不是因为开篇的辞藻有多么华丽,以王仁道的定力自然还不至于一些文字华丽的辞藻所动容,毕竟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要是这点定力都没有那才就是说不过去了。

他所动容的是,从开篇第一页就可看出,手上拿着的这本书完全是用毛笔一笔一画手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