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_a2066

本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谁知,当叶青凰离开松涛居时,身后很快就传来小家伙着急的追赶声。

“娘!抱抱!娘!”

一回头,就看见小吉祥蹬蹬地跑过来,还伸着小手,脸上果然是毫不掩饰的焦急表情。

“小吉祥,你和奶奶在这里玩,娘做事情去,中午来陪你吃饭。”

叶青凰看着害怕被丢下的孩子,心里不禁一酸,但她清楚,该撂手时还是要撂手的,离不开娘的孩子总是长不大。

再说就要两岁了,吃奶到两岁已经足够了,也是时候断奶了,所以现在让孩子习惯离开娘,也是为这事儿做准备。

然而小吉祥怎么会明白大人的想法?他只看见娘不抱自己,顿时瘪了嘴不开心了,但他依然固执地伸着小手,仰起脸可怜巴巴地望着娘。

不再说什么抱抱,就是这样看着,看得叶青凰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宝贝,你是个男子汉,可以陪奶奶玩耍的。”叶青凰只得蹲下来,摸着孩子的头,温和地看着他安抚。

“没吃饭。”小吉祥却眨巴着大眼睛突然说道。

“没吃饭?”叶青凰一愣。

“爹爹没抱小吉祥。”小吉祥见娘的表情,很认真地解释着。

天生丽质白皙美眉半丸子头可爱写真

叶青凰顿时恍然,这些天叶子皓都是上午带孩子去衙门,回来中午一起吃了饭,下午才将孩子留给奶奶带。

所以小吉祥的意思是,还不到下午地,他说的饭是指中饭,而现在爹爹没带他去衙门里,所以上午他要跟着娘?

“爹爹没带你去,是让你陪奶奶玩儿,爹爹要做事情,娘也要做事情,让奶奶陪你,去找小铃儿玩,好不好?”

明白小吉祥要表达的意思之后,叶青凰露出笑容,继续哄着他。

“不要!”小吉祥却搂着她的脖子撒娇不放。

“娘回去拿个绣绷过来,很快就回来。”叶青凰忍着将孩子抱走的冲动,继续哄着。

“很快回来?”小吉祥歪着头看她,眨巴着大眼睛,似乎有些松动了。

“嗯,娘在这里绣花,要拿绣绷过来,你陪奶奶说说话。”

叶青凰只能改变策略,一边放手一边在附近陪着孩子,先消除孩子心底的不安,慢慢地适应吧。

小吉祥似乎想了想,最后还是松开了手,点头道:“好,娘快回来!”

这么懂事的孩子,叶青凰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露出了笑容。

谁知孩子被亲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开心地道:“爹爹醋!”

“……”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那男人都怎么带的孩子呀,叶青凰很是无语。

但她没有继续再说,好不容易哄好孩子,当然是赶紧离开了。

不过她仍是不敢磨蹭太久,对孩子可以不妥协,也不能失信,因为孩子就如一张白纸,就看你在这张白纸上怎么画了。

他们要孩子讲信用,首先自己就要是个讲信用的人,若是让孩子知道你不讲信用,不是让他心底的信仰崩塌吗。

因而,叶青凰回正院后,看了看已经回来绣花的姐妹们的进度,检查了几个小的绣出来的成绩,指点了一翻,便拿了自己的绣绷整理了一幅新绣件就赶去松涛居。

她昨晚绣的那幅已完成大半,今天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绣完,因而她重新准备了一幅新的开始绣。

原本以为将孩子送给奶奶带着,她是可以搬出绣架的,却没想到孩子这么粘人,总要给他适应的时间,只得退求其次了。

如今的松涛居,赵家村来的后生们跟着赵沐扬和赵沐秋又进货去了还没回来,这些天只有叶重信和叶张氏住在这里。

当然每天早饭后,翠婶子会带了府里小厮在这边继续挑豆皮,而在之前天未亮时,小厨房里却是很忙的,糕饼依然从这几个厨房里出。

不过小厨房在用着,打热水是很方便的。

陈飞和赵家兄弟都不在府里,糕饼材料搭配、陷料准备,这任务就交给叶正诚和叶华英在负责了。

如今衙门里也没有什么事儿做,一切安排妥当,人手和环境都熟了,就是叶子皓自己也没有那么忙碌,他也不是那种忙起来不顾家的人。

因而,在糕饼买卖这里人手不够时,他果断地留下了叶正诚和叶华英,反正也不出门,任务也没有固定的,哪里需要就到哪里。

就是他自己也会负责正院小厨房里的准备工作。

三个人各负责一个小厨房,到也没有乱过。

糕饼出后,翠婶子那边就接着开始挑豆皮,晴嫂子还要照顾小铃儿,因而她是得空了就过来,院子里有丫环,小铃儿也有人照看。

但所有的活儿到了中饭之后就没有了,下午都是歇着的,下午忙起来的,只有早上做糕饼下午读书的少年们,还有做珍珠饰品的那些人手。

经过一年的摸索和熟练,府里人手多、活儿多,但忙而不乱,并未出什么岔子。

不过叶重信要打制屏风架子,自然要在松涛居做木工,这会影响到晒豆皮,因而找来找去,最后他选了也是进院子不远靠近松树林的一座敞轩当做自己的工坊。

好在他如今做的活儿不多,不会有许多家具木器堆积,也没有许多材料准备,将储备的木料堆在松树林里,就在敞轩放下木工准备,也还是宽敞好用的。

只不过不能让外人看见会惊吓到罢了。

毕竟他这个木匠,可是堂堂四品城守大人的父亲,是这城守府的二老爷啊,却生生地将一座官邸的院落变成了做木工的地方。

传出去总是有些不好听的,不过府里下人都是教过规矩的,没人敢多嘴,到是不怕外面的人知道。

当然用叶子皓的话说就是,如今府城里谁不知道咱们八珍阁的货仓在城守府?谁不知道糕饼作坊也在城守府?还怕多一间木工作坊呢?

叶重信没有去陪孙子玩耍,他在赶工。叶张氏牵着小吉祥到烟霞阁溜达了一圈,回来时就看到叶青凰拿着针线笸过来了。

针线笸里有绣绷、针线、顶针、剪刀等物。

“娘!你回来啦!”小吉祥看见,立刻挣开了奶奶的手,开心地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