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2_a2066

   “到时我的绣布,是原绣布的四块这么大,图,我不会原样拓出来,但变化多大将随我心意,会用到三、五十种线,简单大方。”

   “下次来,我会带一幅给你看看,若是谈得拢,我就接着绣,不然我也懒得花精神了,你看如何?”

   “嗯,可以一试。”林娘子点点头,“见到绣品再说。”

   “那我再问一下,我原来卖过的那些绣图,我还能接着绣一样的吗?之前梅、兰、竹、菊那些,单一套卖完就没有了,多绣出几套不是更好卖?”

   “这个……你有所不知,一般人都不愿意自家买的东西,和别人的一样。”

   林娘子无奈地解释。

   “那有人会绣出很多一模一样的图吗?其实可以换地方卖的吧。”叶青凰有些诧异。

   虽然没人愿意和别人用同款物品,会觉得拉低价值,但是在现代社会里,同一条生产线量产的物品,真是不要太多。

   真正的限量版,可是非常贵的,更何况还是独一无二版。

   “不瞒你说,我这绣庄,就此一家,也不过是养家糊口罢了。”林娘子无奈地笑了笑。

   她不过是想让这丫头绣个订单,这丫头的想法还真是多。

   她不知道,叶青凰为了建立长远利益关系,也是想了很多的。

   90后氧气美女裴紫绮_马尔代夫写真

   当然,叶青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就要思考利益双赢的问题。

   只有将自己的产品帮经销商更好地营销,才能更好地扩大自己的生产量,提升自己的利益。

   “那就不知道你的绣庄里,只此一件的绣品卖出去的价值,是否值得只卖此一件了。”叶青凰笑了笑。

   林娘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叶青凰,感觉她说的话好不可思议。

   “比方说,我的绣品,二十文一件卖给你,十二件为一套是二百四十文,那你卖出去就算番十倍好了。”

   “二两四钱,若你是做成桌屏卖出去的,那二两四钱的桌屏并不算贵,一个不算贵的物品,又凭着什么要求只此一件呢?”

   “既不是名家之手,又不是旷世奇珍,怎会只有此一件?若真是只此一件,怎么也得卖个二十四两吧。”

   “所谓价高者得,出不起价,凭着什么要求别人不许出第二件?”

   叶青凰声音不大,但这一声声反问,让林娘子脸色变了几变,露出思索的表情。

   “好的东西要有衬托,红花还需绿叶衬,若是同样的东西有几件,不贵,稍微家境好的人家都买得起,但若想变成只此一家,只有两个办法。”

   “哪两个办法?”林娘子脱口而出。

   “一,将其部买下,比方说,你有十套梅花图,客人不愿意你卖给别人,总不能让你毁去另外九套吧?那就照价都卖给她呀。”

   “她不愿意?那她凭什么要求你不准卖?她要么自己别买呀,总会有要买的人。”

   “第二个办法,提供另一套差不多的图给她,告诉她这款仅此一套,但是价钱贵十倍,要么都不买,要么做一个选择嘛。”

   “总不能说,我荷包里只有一吊钱,我跑来买你一幅帕子十文钱,但我一看帕子上的绣花很喜欢,就不准你再卖同款帕子给别人吧?”

   “这么横蛮的买卖习惯,是谁纵容起来的?”叶青凰说得口干,端起蔷薇茶连喝了两口。

   既然这位老板娘想认她做妹妹,那她就破例多说几句好了。

   主要是多开发一下这时代人的传统经营模式,打开思路,也尝试一下新的利益方式。

   万一此路不通,也没有损失,她知道绣庄里的所有绣品,都是没有明码标价的。

   林娘子能够经营至今,自然懂得看人叫价的道理。

   而她要帮林娘子打开的思路,就是增加新的经营方式。

   能够出现复制品时,她才能继续将原花样子继续多绣几幅,而不是绣一副就要想新的花样子。

   原创没有那么不值钱。

   “好,你拿小件先试试,此路行不行得通,一试便知。”林娘子并未拒绝,但也没有多心动。

   她秉着成本损失得起的范围,试一试新路子,万一成功了呢,那不是扩大了生意范围吗。

   “好,不过我最近在琢磨放大了绣的事儿,那种二十文的小绣品,我想交给我舅娘和表妹来绣,我得空也会出新的绣品,像桂花那样。”

   “手艺上你放心,我外婆教了我娘,我娘教了我,外婆家绣花手艺并没有差的。当然,这种小绣品胜在新意,我会提供花样子给她们。”

   “好,只要绣得与你不相上下,价钱一样。”

   林娘子笑了起来,终于发现叶青凰在兜售生意的心思了。

   说什么她要忙着琢磨大绣图,其实就是将小绣图让给外婆家的人来绣了。

   而且是手艺没有她好的人,却要收一样的价钱。

   但那小绣品,她给得起,但在商言商,她还是提了一句,要绣出来不相上下才行。

   “好。”叶青凰点点头,并不觉得多难。

   这两天舅娘她们得空就绣,每人完成度都不错,她是检查过的。

   估计明天她们回家时,经过绣庄就能把那两件绣品卖掉,二十文一幅,俩人赶绣出来的就赚到四十文钱。

   只要有一次成功交易,以后就只会越来越顺的。

   等叶青凰侃侃而谈了半天,要试探的新品、要移交的旧品,都谈了个大概方向后,林娘子才再次开口。

   “那这荷花图……两幅打包价十三两银子,可好?”

   “七两一幅吧,别说我不接受还价,但我再次声明,绣线肯定没有牡丹图的多,那么累眼的绣图,我这个月是不会再绣了。”

   叶青凰见林娘子还是要将订单交给她,便适时退让一步,算是两人各退一步,都为了促成这笔生意吧。

   “行,我相信你有分寸,不会拿三两的来糊弄我。”林娘子似做了决定,说话就爽快多了。

   “当然,我是个绣娘,不是二手贩子。”叶青凰笑了笑保证,却又道,“还是老规矩,绣布、针线你给。”

   “七两的可以,别的我可不给,亏死了。”林娘子笑了起来。

   “可以了,我很容易知足的。”叶青凰俏皮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