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9_a2072

   ♂? ,,

   只希望那晚没有发生什么,即使是发生了什么,也是因为两情相悦,酒后的激请所致。

   可是,朱华华一直都认为甘嘉瑜没有那么简单。

   我认为甘嘉瑜不过是要一套房子而已,但是朱华华认为甘嘉瑜的目的不仅仅是这点,因为甘嘉瑜背后是一个团队,旧监狱长的团队。

   只能自求多福。

   这一段时间,风平浪静,集团也没有什么事,最好不要有事。

   我这个代总,基本什么都管不到,出了问题我也很难去解决,所以,没事就是最好的,出了事我很难搞定。

   新监区里,程澄澄她们势力基本被瓦解了。

   而小凌在众人的投票下,上去了分监区队长的职位,但是离她上去新监区总监区长的这个职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不过,只要有我在监狱长这个位置,这一切都不会是难题,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在办公室里,我刚进去坐下,就有手下来报,说甘嘉瑜求见。

   该来的还是会来。

   芭蕾美女黑与白意境写真

   我让她进来。

   她进来,一段时间不见她,感觉她满面春风的。

   我问了她身体情况,她说没什么,已经恢复。

   我问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身体是出了什么状况,她说小问题,接着她和我说了一下工作上的事,还好,只是谈论工作的事情而已。

   说完了工作的事之后,她转身准备离开了。

   我松了一口气。

   未想到,甘嘉瑜走了几步后,转身回来了。

   直直的站在了我面前。

   我问:“还有什么事。”

   有事!

   甘嘉瑜对我笑笑,说道:“其实我真的只想和谈谈要一套房子的事。可是啊,我不仅仅是想要一套房子而已。”

   我听得不知所以然,说道:“什么意思。”

   甘嘉瑜说道:“说为什么有一些人,像这样子的,就能是当监狱长,我也一样年轻,为什么我只能是一个科长,而有些年纪很大的人,到老到退休,都是一个管教而已。”

   我说道:“有些人能力不行,所以就该如此。人生就是这样子的了,有能力,有本事就上来,没本事就老老实实的吃饱睡,睡醒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甘嘉瑜说道:“可我觉得我的能力不只是局限于一个小小的科长而已。”

   我说道:“很年轻,已经爬到了这个位置,以后的路还很长,的前途不可限量。”

   甘嘉瑜说道:“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能力,已经该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我说道:“不觉得说的话,太可笑了吗。”

   甘嘉瑜说道:“我就是这么觉得,不可笑。一套房子太少了。监狱长,我希望能自动申请降职,然后让的人把我推上去。否则,我会对付。”

   我心里咯噔一下,真的是小太妹对付王普的那一招出来了。

   她如果没有拿着我什么把柄,绝对不会敢那么嚣张的。

   我说道:“甘嘉瑜,是在威胁我,威胁我的人很多,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甘嘉瑜说道:“威胁的人很多,成功的人很少,我却是其中一个。”

   我问道:“有什么能威胁我的东西,说说看。”

   她不慌不忙,拿出她的手机,给我看一段视频。

   竟然是那晚我和她喝醉后,和她滚到了床的视频,然后是我强行的按着她进去了床里面,然后扒了她的衣服,接着后面就是没有了。

   我脸色变了,马上删除了。

   甘嘉瑜说道:“删除了没关系,我有备份。”

   我说道:“要告我强x?不可能吧,看自己,明显是自愿的。”

   甘嘉瑜说道:“我就是要告强x我。”

   我说道:“呵呵,甘嘉瑜,谁信呢。就这么一个证据,看看根本都没有很反抗,很叫唤的样子。再说了我们进去了床之后,发生了什么。”

   甘嘉瑜说道:“那一段太露了,我减掉了。”

   我说道:“呵呵,或许是没有的吧。”

   甘嘉瑜说道:“我会发给的如果想看。可是这涉及到我的隐私了,到时候上了法庭,我可以给法官看就行了。”

   我说道:“甘嘉瑜!威胁我?会付出代价!”

   甘嘉瑜掏出另外一部手机,对我说道:“这个话我也录下来了,存在了云硬盘上。我有人能帮我剪辑,我出什么事,会有人帮我告。”

   她拿着手机晃了晃。

   没想到,这个心思缜密的小姑娘,把我玩得团团转。

   甘嘉瑜说道:“我这个月那个没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说道:“要挟我!”

   甘嘉瑜说道:“申请降职,我这科室科长来做,监狱长我来做,这就是我想要的。”

   让她上去做了监狱长,那我还有活路吗。

   我们的人还有活路吗。

   我们还能继续待在监狱里吗,不可能的。

   我说道:“好,去告我!我就不信一夜了就有了。”

   甘嘉瑜说道:“最关键的是强了我。”

   我说道:“去告吧,看法官信的话吗。监狱宿舍,我要是强,大喊几句,宿舍楼的人都听得到。没有叫,那就只能说我们是两厢情愿的。”

   甘嘉瑜说道:“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说道:“如果是两厢情愿,大不了我一起因为作风问题被撤。没什么大不了!监狱长可以不做,但是绝对不让上去。”

   这个面相温柔斯文的小姑娘,翻起脸来的难看程度相比起小太妹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说道:“下了药了吧。”

   甘嘉瑜说道:“谁知道呢。”

   我说道:“真有心机,怪不得那么多人那么怕,这一场阴谋,玩得很好啊。”

   甘嘉瑜说道:“过奖了。”

   她承认了她玩阴谋了,但是我已经踏进去了。

   我说道:“这么的精心的布置好的这个局,让我钻了进去,满意了。”

   甘嘉瑜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好好考虑。”

   说完了,她离开。

   我抽了两支烟后,给朱华华打了电话,叫她过来了。

   朱华华听完了之后,沉默。

   我抽着烟,她看了看我喷出的烟雾,说道:“能不能把烟灭了。”

   我又狠狠抽了一口,把烟灭了。

   我说道:“倒是说个话啊!想骂我,骂吧。”

   朱华华却没有骂我,说道:“她也没有敢真的告,闹得大家的名声都不好听。”

   我说道:“名声算什么呢?”

   朱华华说道:“可是她闹出去了,她也不太可能能上去。”

   我说道:“一身的污点,她怎么上去,下面即使有人投票她上去,上面也要顾及名声影响的,加上她就管得了监狱吗。”

   朱华华说道:“可是她背后有旧监狱长。”

   我说道:“这倒是。那她告了我,我两都上不去,我可能会去坐牢。是吧。”

   朱华华说道:“自己清楚。”

   我说道:“坐牢如果进女子监狱来坐,们还能照顾我,去了男监狱,一定会被人家当成兔宝宝折磨。”

   朱华华说道:“正经点!”

   我说道:“我心里很乱,还怎么正经。”

   朱华华说道:“如果她闹出来,们两个名声都受损,这个位置做不了,她也上不去。可是她把拉下来,就有别人可以上去了。”

   我说道:“旧监狱长安排她的人上去。”

   朱华华说道:“上不上得了不知道,可首要目标是把拉下来。”

   我说道:“看来只能找贺芷灵坦白了这件事了。”

   我耷拉着头,贺芷灵一定又骂我蠢,然后要揍我。

   朱华华说道:“就不能自己解决了吗。”

   我说道:“我怎么解决,杀了她吗。”

   朱华华说道:“什么事都想要靠别人,没有想要靠自己!”

   我说道:“这说的,好像我真的什么事都靠别人一样,我吃饭睡觉难道来伺候。”

   朱华华不说话。

   和她打嘴仗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说道:“有没有好的办法。”

   朱华华说道:“不申请降职,她肯定闹大事情,对的伤害比她要多。因为是监狱长,这个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

   我说道:“一个月,我先去查一查再说吧。看看能不能花一些钱把她搞定的最好。”

   朱华华说道:“需要我帮忙再说吧。”

   朱华华对我已经很是无语了。

   她站起来准备离开。

   我拉着了她的手,这一次,没想到她却没有甩开我的手。

   我说道:“是不是对我这个人挺失望的。”

   朱华华没好气道:“就没好好指望过,又有什么失望。”

   我说道:“不会吧,我在心里形象那么差的。”

   朱华华说道:“除了讲点义气,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还没有自制力。失望。”

   评价好差。

   我说道:“给我的这个差评,我接受了。”

   朱华华推开了我的手,说道:“坐牢也没什么,那边监狱我认识几个朋友,关系还不错,他们会帮忙照顾的。”

   我说道:“说什么话呢,搞得我真的去坐牢一样。”

   朱华华说道:“她告,她又有证据,说会不会是真的呢。”

   我说道:“她现在要的是我申请降职,去做个科长,她自己上来这个位置。如果我答应了她的条件,我就没事了。”

   朱华华说道:“也会被扫地出门。她们掌管了监狱,我们这些人一条船的,一定会被她们打翻。”

   我说道:“翻了就翻了吧,那也没办法。”

   朱华华说道:“是,为了保住一个人,让我们都翻船?”

   我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子。”

   朱华华骂道:“自私!”

   我说道:“好了开玩笑的了,我怎么可能愿意让她上去当监狱长,她想得美呢。大不了我去坐牢,记住了,给我送饭,那边有什么夫妻房探监的,来看看我,安慰安慰我。用那淡淡的体温,让我融化在无边的温纯。”

   朱华华说道:“还贫嘴!还不知道事情严重性!”

   我说道:“这不开玩笑的吗,轻松点,别那么严肃,最多三年牢。”

   朱华华说道:“最好是她愿意接受给的钱,就这样了。”

   说完,她离开了。

   都怪自己,搞得朱华华对我甚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