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7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杜克不是什么聪明人,裴逸白倒是没有想到,杜克竟然会将他的消息,透露给梅德。

否则,梅德就不会一怒之下,找人追杀他了。

如果没有戳穿这一层,那么裴逸白还是在暗处,而梅德在明处。

但现在因为杜克的插手,导致局面改变。

裴逸白都忍不住低斥一声杜克的猪脑袋。

赫德的精明能干,根本没有遗传给他这个儿子,怪不得赫德死了,杜克也不是立刻知情。

“看梅德下一步行事,再一步步来。”

随即,裴逸白又吩咐,让王蒙去安排,营造自己已经回国的假象。

这样,能在一定程度上转移梅德的注意力。

“是,裴总。”王蒙自然是毕恭毕敬地答应了。

这个话题说完了,王蒙便想到了刚刚出生几天的小少爷。

气质美女清新私房图片

说起来,别说真人了,他连两个小少爷的照片都没有看过。

“裴总,嫂子如何?两个小少爷可好?”王蒙禁不住问。

提到两个儿子,裴逸白的冷脸柔和了许多。

“一切安好。”

两个小家伙吃的多,所以长得也快,身体是越来越好了。

不过,还是要等到阿紫保温箱里面呆满两周才能出来。

“裴总手机上有照片吧?我方不方便看看?”王蒙厚着脸皮问。

“可以。”这是小问题,裴逸白很痛快地答应了。

拿出手机,屏保还是宋唯一的照片。

她倒是想将裴逸白的桌面换为两个儿子的,只不过被裴逸白拒绝了。

儿子是儿子,老婆是老婆,这一点不会改变。

虽然他也不太习惯拿宋唯一的照片作为桌面,但是从宋唯一提出这个要求后,裴逸白就没有反对过,所以也任由那张照片放在那里。

翻出照片,递给王蒙。

他果然看得津津有味,“两个小少爷长得很帅。”

裴逸白闻言,一脸骄傲。“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王蒙“……”

随口说说,裴总至不至于这么较真?

跟裴逸白见面之后,王蒙按照裴逸白的吩咐,营造裴逸白回国的假象。

而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回梅德的口中。

“回去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当毫不知情吧。”

虽然收了曲富田的钱,可是一码归一码。

他也当装聋作哑不知道了。

现在已经贵为URA长老的他,刚刚新官上任,这么多眼睛盯着,还有不少他大哥的部下,等着挑他的错呢。

于是,梅德就彻底不管这件事了。

只不过,他不过是一回事,国内A市那边,又是另一回事了。

裴辰阳认为,给曲富田的宽松日子过得太久了,不想便宜了他。

于是,趁着两个只随洗三来了一趟,跟裴逸白商量了之后,回到A市,裴辰阳准备后续的收网事宜。

这些年,曲富田做了不少的好事,他手上随便一个证据,都可以让曲富田进去大牢坐到牢底穿。

甚至,还包括十年前的一桩买凶杀人案。

为了查到这些,裴辰阳可废了不少的心思和精力,可结果很可观。

但裴辰阳并没有选择从这件事入手,毕竟要抽丝剥茧慢慢来,直接一个那么大的罪名下去,不到那样的效果。

曲家。

“什么?那个姓梁的,竟然敢这么搞我?”曲富田拿着手机,几乎从沙发上弹起来。

这段时间,他过的可谓是春风满面,意气风发。

在裴氏国际并购了小部分股份,正式成为裴氏的一员,也算是说得上话了

而反观裴家,因为裴逸庭兄弟相继去世,受到重大重挫。

而裴辰阳,名不正言不顺地坐在那个总裁的位置上,曲富田怎么不开心?

可坏就坏在,原本作为他私人会计的一个亲戚,现在跟他闹了别扭。

“老兄,先帮我拦下来,我好好找他谈谈。”曲富田忍着怒气,跟电话里的人周旋。

等挂了电话,曲富田却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梁佑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子这么多年这么照顾他,现在竟然敢这样威胁我?”

梁佑便是他的会计,是曲母娘家那边的亲戚,年纪也不小了,已经四十出头了。

因为好赌,输了这么多年的积蓄,欠了高利贷。

这事曲富田自然是知道的,前面两次还高利贷的钱还是他借给梁佑的。

只是填了一次,梁佑死心不改,还去赌还去借。

于是,数额越来越大。

曲富田有钱,不缺钱,可是也不会每隔多久就拿几百万去给梁佑一个外人填平借账啊。

再说了,这一次的数额已经快上千万了,是不是一年之后,直接几千万了?

曲母心头微跳,“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梁佑,那个吃里扒外的混帐,好啊,我大鱼大肉好吃好喝地供了他这么多年,还给他填平了九百万的高利贷。”曲富田越说越气。

若不是梁佑一直跟着他,知道的太多,他早就将梁佑踢开了。

可现在,养刁了他的胃口。

“然后呢?”曲母连声问。

曲福田表情憎恶,“昨天来了一次,跟我哭穷,欠了高利贷一千万。”

“什么?一千万?不是半年前才给他还了五百万吗?怎么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又欠了这么多?”

梁佑是曲母娘家的堂第,平日里来往也算是缜密,却没有想到他这么可耻。

“这就要好好问问他了,我拒绝了,他现在就闹着想要捅开我的篓子,不给我安生的日子过。”

“这,梁佑怎么会这样?他若是闹开了,他能有好处不成?”那些具体的手段,可都是梁佑在施展的,他第一个逃不掉。

“死猪不怕开水烫。”曲富田拧了拧眉。

再说,如果梁佑没有按期将高利贷的钱填上的话,那些人就会找上门,到时候估计会没命。

“那怎么办?”

“怎么办?”曲富田冷笑。

少不得他又要保下梁佑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打算给梁佑一点儿颜色尝尝,看他还敢不敢去碰高利贷。

“梁佑现在还没有行动,我去找他说说。”曲富田吩咐了几句,便出门了,去梁佑家。

而同一时间,裴辰阳,正在梁佑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