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至于哪两天,最好现在给我个明确的答复,免得拖夜长梦多。”

裴辰阳的依旧没有说话,兔兔这么小,要说他全天自己带,绝对无法胜任。

“不说话?那就当默认了,每个月的十号和二十号吧,整数。”赵萌萌干脆自己给他做了决定。

裴辰阳低着头,望着床上跃跃欲试的女儿。

兔兔不明白粑粑麻麻在做什么,仰着头看看他,又看看赵萌萌。

“兔兔,要不要这个?”裴辰阳随手拿了个小铃铛,在手里摇了摇。

声音很响亮,动听。

兔兔疑惑地看着粑粑,小爪子伸出来,似乎想要。

“对,翻过来,铃铛就给。”裴辰阳露出大大的笑容,鼓励女儿道。

兔兔不懂,嘴离哼唧了两声。

赵萌萌怒,“裴辰阳,别装死,我在说话呢。”

眼镜萌娃粉艳动人

他还厚着脸皮赖在这里,难不成是不准备走了?

“恩,等说完了我再回,继续。”裴辰阳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继续引诱女儿。

大概是小铃铛的诱惑力不小,一直懒洋洋不爱动弹的兔兔,这一次竟然破天荒的翻身了。

真的翻过来了。

“萌萌,看到没有?”裴辰阳惊喜地快点跳起来,拽着赵萌萌过来。

“兔兔学会了,能转过身来了,看到了,是吧?”裴辰阳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无意中成功了。

赵萌萌有些怔愣地看着这一幕,原本趴在床上的女儿,这个时候,确实是转过来了。

而且,还咧嘴笑着,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好事。

“我赢了,兔兔学会了。”裴辰阳坏笑,故意搂住赵萌萌的腰,压低声音说话。

“靠,裴辰阳活腻了?”下一刻,赵萌萌暴跳如雷。

大概是兔兔突然的出色表现,让赵萌萌没有回过神。

这会儿,脑回路却突然正常了。

“现在是三点二十分,三点二十分,意味着什么?我跟说好的,是三点。”赵萌萌冷笑。

“三点无效,明知道每天下午兔兔都要睡午觉,而且一睡就是两三个小时,这不是框我上当吗?真正上午那段时间,也就一个多小时。”同理,裴辰阳反驳得振振有词。

“现在兔兔在不到半个小时的原地时差内学会了,赵萌萌,必须履行诺言。”

“放屁!”赵萌萌怒喝。

他的举动,完全将黑的说成白的,还变成她必须履行诺言了。

裴辰阳闻言,故作严肃,“女孩子,还是别随便说这两个字。”

“滚……”

“要滚也可以,不过还有件事。”裴辰阳趁着赵萌萌没有注意,突然抱住她,在嘴上偷了个香。

“啾”的一下,动作飞快,技艺娴熟。

赵萌萌反应过来的时候,裴辰阳已经松开她溜走了。

“我女儿果然为粑粑争光,太争气了,我明天来看她,先回去了。”

啊……赵萌萌气的炸毛。

————————

另一边,宋唯一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少奶奶,我是张震。”

张震,张叔,当初在医院拦住她的人,效忠于裴成德。

宋唯一脸色微变,跟张叔唯一一次的来往,对于她而言,不是的太愉快的机会。

“先别急着挂电话。”似乎察觉到宋唯一的用意,张叔的语速很快。

“有什么事?”宋唯一深吸了口气,冷淡的问。

张叔跟她没什么交集,但是却效忠于裴成德。

他既然都特地给自己打电话,那么就是因为,裴成德要找她?

“老爷想见两位小少爷。”张叔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平白的叙说着裴成德的要求。

“要在一个小时内,见到两位小少爷。”见她不开口,张震继续说。

宋唯一蹭的一下,心头窝火,站了起来。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有义务,听从他的派遣。”宋唯一捏着手机的手指泛白,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道声音。

裴成德,竟然还敢让张叔跟她周旋。

“少奶奶,老爷没有恶意。但是如果现在的答案是拒绝,那我的人,立刻进去接两位小少爷。”

这话,引起了宋唯一的重视。

立刻进来?

她走到阳台往下看,没有看到什么。

可是走到门边的猫眼一看,外面站着好几个黑衣大汉。

宋唯一靠在门板上,狠狠抽了一口气。

“唯一,怎么了?”徐老太太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外孙女,下意识开口问。

宋唯一脸色铁青,右手拿着手机,紧贴着自己的耳朵。

“没什么,在跟人讲电话。”她勉强一笑,安抚徐老太太道。

“哦,冰箱里没菜了,看着瑾宴和瑾行,我跟小王下楼买菜去。”徐老太太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正想叫王阿姨一起,下楼走走,顺便买菜。

这段时间,她在这里住下,是更加心安理得了。

趁机跟外孙女培养感情,享受天伦之乐,徐老太太简直是乐不思蜀了。

倒是徐灿阳,因为腿需要治疗,被徐子靳派人接回了美国。

“现在还早呢,不着急。”宋唯一有些着急的说。

外面就是裴成德的人,若是这个时候开门,岂不是顺应了张叔的意思,那些人直接破门而入了?

“也不早了,买回来做饭,就差不多了,今天想吃什么?要不一起带着瑾宴和瑾行下去走走?”徐老太太和蔼的笑着。

宋唯一心慌意乱,现在别说一起了,就是徐老太太自己出门,她都不放心。

“您等一下吧。”宋唯一安抚了徐老太太一句,拿着手机走入房间。

“少奶奶,考虑得怎样了?”张叔还是那副冷漠的语气,此刻在宋唯一听来,这道声音简直是可恶。

“别欺人太甚,立马将们的人撤走,否则我报警了。”宋唯一狠声威胁。

不直接问裴逸白,却用暴力手段逼她,果然是裴成德的作风。

“还有,我不是们的少奶奶。”

片刻后,电话来传来几声轻笑。“这么说,少奶奶这是不同意了?”

“对。”宋唯一强硬点头。

尽管裴成德是两个宝宝的爷爷,但是从头到尾,宋唯一对他就没有信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