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4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可是她的闺房!竟然成了裴辰阳来去自由的地方。

不用说,赵萌萌也知道,是妈妈在后面搞的鬼。

到底她是她的亲闺女,还是裴辰阳是妈妈的亲儿子呀?

“这个不重要。”裴辰阳摸了摸她的头发。

“谁准动手动脚了?”赵萌萌气结,这个男人,越来越过分。

“好,那我不动,可以了吧?”裴辰阳听话,将手缩回来。

反正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跟赵萌萌培养彼此的默契。

“动手动脚”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让赵萌萌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他的触碰。

“兔兔,乖女儿,过来。”裴辰阳勾了勾手指,兔兔已经能辨别他的声音,转过头,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着裴辰阳,咧嘴笑得开怀。

兔兔激动地口水都来了,小围兜和赵萌萌的床上惨不忍睹。

赵萌萌扶额,她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弟弟和女儿都这么吃裴辰阳这一套。

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

原本已经累了的兔兔,听到裴辰阳的声音,整个人又活蹦乱跳,咿咿呀呀的,还想动腿爬过来呢。

只不过,还没有这个本事罢了。

“来,粑粑抱,过来。”裴辰阳知道女儿是赵萌萌的死穴,本来就疼兔兔,这下更是要将兔兔宠坏的节奏。

每次来,给兔兔的礼物都是一堆堆的,赵成瑞这个小舅子也不例外。

不知道是因为沾了兔兔的光呢,还是裴辰阳特地在讨好这个小胖子。

反正实际情况是,赵成瑞越来越喜欢自己的“姐夫”了。

赵萌萌蹲得腿酸,见裴辰阳和女儿互动得不亦乐乎,干脆从地上站起来。

“别浪费心思了,我努力了三天,她都翻不过身。”赵萌萌有些沮丧,按道理说,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了,可是女儿太懒了。

裴辰阳挑眉,努力了三天?

“要是我能让兔兔今天内学会翻身,是不是有奖励?”他笑嘻嘻的将俊脸凑了过去,跟赵萌萌讨价还价。

虽然这个任务似乎很艰巨,但是没准自己的女儿已经具备了这个实力,他辅助帮忙一下,就成功了呢?

运气这种事,谁也说不好。

“呵呵,就裴辰阳?”赵萌萌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

虽然平时裴辰阳没有少抱兔兔,不过赵萌萌看来,就是因为他太频繁的抱着兔兔,才让女儿越来越懒了。

罪魁祸首,就是裴辰阳。

难不成,他还想学某明星,让兔兔之后都不带腿出门吗?

“这是什么话?轻视我?我怎么了?我可是兔兔的粑粑,可以做的,难不成我裴辰阳还做不到了?”裴辰阳翻了个白反问赵萌萌。

“是,就是轻视。”赵萌萌不耐烦地指着门口,想轰他走。

虽然这个几率估计依旧不大,裴辰阳最近已经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好,那我们打个赌,我今天的整天陪着兔兔,要是她今天内学会了翻身,许诺我一个好处?”

“呵呵,凭什么许诺?”

裴辰阳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问:“怎么?不敢吗?害怕输给我?”

明晃晃的激将法。

“裴辰阳,无聊不无聊?以为激将法我就会上钩?”赵萌萌又不是傻瓜,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这么说,就是不敢了?”裴辰阳啧啧几声,一副胆子真小的脸色。

赵萌萌紧紧皱着眉,微微低头,看床上依旧兴奋的女儿,尽管很想爬到裴辰阳那边去,但是小身板又动不了。

于是,兔兔小朋友一脸哭相,小爪子挥动着,可怜兮兮的样子。

赵萌萌结合自己这几天的观察,女儿是真的懒到掉渣了,就裴辰阳来的那段时间,能闹腾一下。

她每天花了两三个小时,试图让兔兔学会翻身这个技能,无奈结果总是不尽人意。

就裴辰阳,能打破这个局面?

赵萌萌怀疑。

“呵,我知道在故意激怒我。很好,裴辰阳,这个挑战,我答应了。若是真的能让兔兔今天内学会翻身,就赢了,我可以答应一个合理范围内的请求。”

裴辰阳嘴角不住的往上,扬起一抹大大的弧度。

上钩了,很好。

只不过,赵萌萌也不傻,除开裴辰阳可能赢的这个方面,更有他输掉的几率,比赢的几率大太多。

像是没有看到裴辰阳脸上势在必得,必赢的表情,赵萌萌冷笑几声,“反之,如果没有让兔兔今天内学会,就是输了。输了,就必须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能到我家来。”

裴辰阳的笑容僵了片刻,这个赌注,对于他而言,似乎有点大了。

毕竟,他并没有足够的把握,真的能让女儿学会。

“怎么?这下换成不敢了?”裴辰阳没有离开点头,赵萌萌戏谑一笑。

看来,裴辰阳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嘛。

“不敢的话,就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先前是他激怒她现在,他们之间的角色换过来了。

裴辰阳皱着的眉头,在听到赵萌萌这一刻的挑衅后,缓缓舒展。

岂能真的如了她的意?

“好,我答应了,但是如果我赢了,必须满足我的要求……”

“如果的要求,指的是立刻嫁给,那么就免谈了。”赵萌萌打断他的话。

她不傻,裴辰阳现在想的是什么,就差明晃晃的写在脸上了。

“放心,我也没指望着,能这么轻易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尽管,只是一个不确定的赌注。

不过裴辰阳这下,却不得不重视起来。

他必须赢得这一场赌约。

“好了,可以开始了。”赵萌萌摊摊手,站在旁边,巧笑倩兮。

她倒是要看看,裴辰阳怎么入手。

“可以。”裴辰阳将兔兔抱起来,休息了一下,免得小丫头仰着脖子太累。

“对了,那个表姑姑,怎么一直住在的家?”裴辰阳皱了皱眉。

“怎么?她跟说了什么?”赵萌萌来了兴趣,一脸八卦的表情。

裴辰阳狠狠剜了她一眼,“她没说什么,她只是觊觎男人,就比随便说点什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