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严一诺去丢花丢了许久,也不见她回来,徐子靳只好跟着下楼。

刚走到楼梯,严一诺若无其事地出现,正要上来。

忽然想起一件事。“还没吃饭吧?”她仰着头,跟在上面的徐子靳说。

徐子靳点了点头,“嗯。”

闻言,严一诺略微纠结了一下,“我给点个外卖吧。”

倒是徐子靳一脸诡异表情,外卖?吃外卖的话,还不如直接在飞机上吃点东西?

他抿了抿唇,顺着楼梯往下走,很快就到了严一诺所在的地方。

“别告诉我,这几天,都是吃外卖过来的?”徐子靳沉着脸问她。

而严一诺,一脸尴尬地点了点头。

徐子靳“……”

他该说点什么?

台球吧美女

那个女人,难得小声地解释:“我做的饭不太好吃,刚好,冰箱里也没有东西了。”这个解释,有点牵强。

不太好吃这个词还算恭维,她觉得外**她做得好,所以尽管徐子靳一脸鄙视,严一诺倒是很坦然。

“那妈没回去之前,都是怎么过来的?”徐子靳诡异地看着她。

就严一诺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女人,能这么活过一个月,也不容易啊。

严一诺闻言,直接闭了嘴,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还要吃吗?吃的话我就打电话了。”她转移话题,佯装无事。

徐子靳挑着眉笑了,尽管她并没有说。

但是很快猜测到了一件事。

“那段时间,该不会是那个约翰给做的饭吧?”徐子靳板着脸问。

这会儿他的心里,远不如面上的这么平静,相反这个猜测,叫他挠心挠肺的。

“问题真的好多,看来是不饿,那我回去继续洗澡了。”

这么对话了许久,严一诺才觉得自己楼上楼下地跑,又还披着浴巾,真的很诡异。

“严一诺,在心虚吗?”徐子靳不满地问。

看来,真的被他该死地猜中了。

还真是那个约翰!

“才没有,让一下。”严一诺否认。

她觉得一翻旧账,自己绝对不是徐子靳的对手。

因为,那段时间,确实是这么过来的。

一开始严一诺没心思吃饭,但是她又不是神仙,肚子也不是完全不会饿,她就试着给自己下了面。

后来,面很难吃,严一诺更加没胃口了。

就决心叫外卖。

但被约翰看到了,他无论如何不让严一诺吃外卖,还下厨给她做饭。

所以,严一诺才会觉得,对约翰格外的愧疚。

他给她的帮助实在是太多了,可最终,自己还是让他失望了。

严一诺脸上的沉思,让一肚子气的徐子靳脸色更难看了。

“那个男人做的饭好吃吗?”徐子靳斜着眼拦住她的去路,语气酸不溜丢。

严一诺嘴角带着笑,“吃醋了?”

非要挖出一个答案来,他这是自虐呢,还是自虐呢?

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徐子靳,听到之后确定不会心情更差吗?

徐子靳呵呵,“是,吃醋了又怎样?”

“还有,我饿了,去换一套衣服。”

“什么?”严一诺满脸惊讶。

“快去!”徐子靳催促,目光在她胸口以上的地方掠过。

她皮肤上的水珠已经干了,更显得细腻动人。

若不是时间不对,他倒是很想将这块碍事的浴巾扒掉,叫严一诺没有遮羞布。

大概是他的视线过于明显和火辣,严一诺立马扯了扯浴巾,匆匆上楼。

等严一诺离开,徐子靳才自言自语地说:“那个男人舔着脸给做饭又怎样,最终不还是我儿子的妈?”

而那个男人,肯定也没有机会品尝严一诺的手艺。

徐子靳勾了勾唇,但他不同,他有!

不知道徐子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猜测他要自己换了衣服,大概是要出去吃饭,严一诺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也没有反对。

等她下楼之后,发现徐子靳抱着他儿子坐在沙发上,那束凋零了一大半的玫瑰,正插在茶几上的花瓶中。

不过乍眼一看,确实不是很好看。

“我可以了。”严一诺出声,徐子靳幽幽转了过来,眼底亮晶晶的神色,看的严一诺脸色发烫。

“我还以为,真的丢了。”挑了挑下巴,徐子靳示意面前的花束。

严一诺撇开视线,“怕跟我算账。”

语气很淡,似乎真的不在意。

徐子靳起身,一改先前酸溜溜的模样走到她的旁边,左手抱着儿子,右手揽着她的肩膀,一脸眉飞色舞的表情。

“我很高兴。”徐子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低沉的声音在严一诺的耳畔响起,清晰撩人。

“其实也是舍不得丢的吧?”

严一诺还没有习惯两人这么亲密,下意识地轻轻推拒,却没有推开。

“徐子靳,别那么无聊,我不过是不想这么浪费。好了,到底要不要出门?”不是他催自己?怎么现在反而不着急了?

“嘴硬的女人。”徐子靳心情大好,也不计较严一诺的否认了。

反正,她绝对是不舍得的,绝对也是喜欢这个惊喜的。

徐子靳决定了,以后天天送花。

严一诺“……”

简直是对牛叹气,早知道真该丢到垃圾桶去,看他还能怎么得意。

“外面有点冷,给豆芽多加一件衣服吧。”严一诺忽然注意到,准备去拿个外套。

“不用,很快就回来。”徐子靳拽住她的手,带着她一同走向大门。

严一诺只得跟着走,心道等豆芽生病了,看他后不后悔。

不过叫严一诺惊讶的是,他们出来之后,徐子靳并没有开车。

严一诺摸不清他到底想什么,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路边的灯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得老长。

“这附近有餐厅?”严一诺问。

“没有。”徐子靳淡然回答,谁说他要去餐厅了?

没有?“那我们去哪儿?”

“超市。”

严一诺的脚步一慢,徐子靳已经走到了前面。

超市?她浑身打了个寒颤,徐子靳,该不会要她做饭吧?严一诺有些头皮发麻。

“属蜗牛的?这么慢?”徐子靳慢了下来,严一诺无奈跟上。